住在舊大樓,蟲蟲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.我們是小老百姓,不懂理財,只想有個小窩不再擔心房東的臉色.因此,在去年買了一間二手房子.
因為房子已經有近三十年的歷史,重新整修是必然的結果.我記得去年來的時侯,那房子被整修得只剩個空殼,感覺挺嚇人的.但心裡總覺得,那些蟲蟲們,應該也被我們清光了吧.
沒想到,蟲蟲們真是無孔不入,進來沒有多少,螞蟻就在廚師出現了.看起來它們的窩像是在屋頂的夾層中,清也清不到,用SILICON去封,沒兩天,它們也咬出了一個洞.所以我們家的廚房特別乾淨,只為了怕一不小心留了什麼,螞蟻大隊就會成群結隊地蜂擁而上.
我想了很多種辦法清除螞蟻,但清不到它們的窩,總是斷不了它們的根.家裡又有好運與意外,怕放了什麼太毒的藥,沒有毒到蟲,毒到兩個小的就糟了.有些殺蟲藥,聲明螞蟻會把誘餌抬回窩裡,其他窩裡的螞蟻會因此而死亡,可惜我們家的螞蟻不知是不是太小了,好像還沒有走回家就死在路上.
這讓我想到四年前的恐怖回憶,那時住在靠湖邊的一樓,想著在台灣也沒有辦法住在這麼美的地方,所以就租了下來,沒有想到我的惡夢就此開始.
因為靠湖,房子又在一樓,總有一些奇怪的訪客,例如春天的蜘蛛,蛇什麼的,跟管委抗議也沒有用,美國人就認為那是大自然,蛇沒有進屋就該讓它在外面自由活動.蜘蛛就來家噴噴藥,但是蜘蛛,螞蟻在房子附近從來沒有斷過.
有一次,外面下了大雷雨,可能因此土就軟了一點,那時我每天都要和書奮戰到不支才會上床,所以通常上床之後,就已經沒有什麼知覺了.那天,我一直覺得手上有螞蟻,我過一會就要拍一下手上的蟲,但我實在是太累了,也沒有想太多.
到了上午4,5點的時侯,我終於覺得怪怪的,起身一看,旁邊怎麼會有螞蟻,結果枕頭一翻開,下面有超過50隻螞蟻在跑來跑去,我簡直是要瘋了.
原來我把內衣放在枕頭下,雖然斷了奶,但不是吃藥斷的,有時還是會流一點點出來,可能是那味道吸引了那群螞蟻,而大雨沖出了房子與外牆間的小洞,把外面的螞蟻都引回家了.
那種螞蟻不是家裡一般看見的小螞蟻,是那種介於中型與大型之間的螞蟻,又好險進來的不是火蟻,否則現在我也沒有辦法在這寫回憶錄啦.結果,我和老公半夜衝去Walmart去買殺蟲劑,美國地板都是鋪地毯,超難清的.管委上午也來幫忙清,但他們還是一個態度,與大自然共存,一點兒對不起,道歉都沒有,真是令人生氣.
所以可以了解我與螞蟻的恩怨情仇了吧.我想到以前看的日本電視節目,說要運送某種珍貴的魚類,因為這種魚在運送過程中很容易死亡,所以讓日本人很頭痛.後來有人發現如果在這群魚中置入它們的天敵,雖然有一些魚兒會遭它的天敵吃掉,但大部份的魚卻因天敵在旁而戰戰競競,身上會釋放一種激素,反而魚群的存活率比沒有放天敵還高.我想,要不是那群螞蟻在我們家的廚房不肯離去,我也不會努力狂清廚房了吧...但是...
我.還.是.很.討.厭.螞.蟻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ckysuprise 的頭像
luckysuprise

好運與意外

luckysupr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